2019年12月03日

猪 事

湖北武汉 陆琴华

一直记得小时候家里养猪的事。

那时,父亲买两头猪仔回家养,无非是想攒粪种庄稼,靠养猪挣钱倒是次要的。养猪主要靠“浑水”。浑水,就是刷锅洗碗后的水,也叫泔水。当时,那脏兮兮的浑水被家家户户当作宝贝似的收起来。隔壁小虎家每年养的猪比我们家多多了,一年至少六头。

我家兄弟姐妹八个,哥哥或者姐姐中学一毕业,就会到生产队里挣工分。小虎兄弟姐妹也不少,可是一个个都跟豆芽菜似的弱不禁风,重活根本干不来,只能在生产队里做点轻快活,得不到高工分。可是他们家有办法,就是靠养猪来增加工分值。

庄稼一枝花,全靠肥当家。小虎家一年到头超支不超支,或者说一年到头能不能得到生产队的余粮钱,全看他家猪粪攒多少。那时一头成年的猪攒的粪可以顶大半个劳力挣的工分,四五头猪可能赛过两三个劳力挣的工分。小虎家把猪粪一点不留的卖给生产队,年终岁尾,他家不仅能吃上平均口粮,还像我家一样得到大把余粮钱。

小虎家的浑水肯定不够喂猪,但他们有的是办法。别人割草来喂牛,小虎兄弟姐妹则把喂牛剩下来的草拿来喂猪。一大抱青草哗啦一下扔到猪圈里,那些猪就跟被人猛敲了一下屁股似的个个一跃而起。我们家的猪圈要两三天打扫一次猪粪,小虎家一天一打扫,每一次打扫出来的猪粪,包括青草在内都是一大堆,要不了多久,他家的猪粪就堆积如山。

有时我们也会学小虎家,把割来的青草放到猪圈里。天热了,我们会用刚从深井里提上来的水冲刷猪圈,还在猪圈顶上搭个凉棚为猪遮荫。天冷了,我们更不会忽略猪,头天晚上喂完猪,我们总要给它们铺上一些稻草或者麦草。有一年大雨,院子进水了,我们住的堂屋进水了,建在高处的猪圈也进水了。父母顾不上堂屋里的水,直接冲到猪圈,在猪圈四周筑起一道高墙,然后就用斗子把猪圈里的积水一下一下豁出去。

每天天一亮,家家户户院门吱呀一声打开,猪叫了,狗嚷了,鸡鸭鹅也不甘寂寞,伸长脖子,张着嘴儿咕咕,此起彼伏,一浪高过一浪。这时,我们躺在床上也睡不着了,赶紧起床帮大人刷锅洗碗积攒浑水,或者设法弄点草啊菜啊先让猪们打牙祭。

--> 2019-12-03 7 7 农村新报 content_9395.html 1 猪 事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