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01月31日

均衡视域下湖北义务教育“全面改薄”财政投入现状与研究

省财政厅科教和文化处处长 牟发兵

国家从2010年起实施农村义务教育薄弱学校改造计划,2014年,又将信息化建设和农村小学必要的运动场、学生宿舍、食堂、饮水设施、厕所、澡堂等教学和生活设施纳入支持范围。如今,我省“全面改薄”工作成效如何?下一步,我省财政投入如何规划?

一、“全面改薄”财政投入的资金分配

(一)主要用于土建工程,以中央和省级资金为主

近5年来,我省改薄资金投入总量为2480592万元。从资金投向上看,土建工程资金为1963229万元,设施设备采购资金为517363万元,分别占总财政投入的79.1%和20.9%。从资金来源上看,中央专项资金、省级专项资金、地方统筹资金分别占43.1%、19.2%和37.7%。

(二)更多地投向乡镇初中及中心小学和城区小学

近5年来,我省改薄资金投向城区学校的资金总数为763834万元,占总财政投入的30.8%,投向乡镇学校的资金总数为1716758万元,占总财政投入的69.2%。而在乡镇学校的财政投入结构上,乡镇初中及中心小学约占85%,乡镇以下村小及教学点约占15%。也就是说,全省改薄资金投向城区学校的约占30.8%,投向乡镇初中及中心小学的约占58.8%,投向乡镇以下村小及教学点的约占10.4%。从整体资金投入面来看,改薄资金主要用于支持乡镇初中及中心小学和城区学校的改造。

二、“全面改薄”财政投入的实施现状

(一)校舍方面

在教学及辅助用房上,投入从大到小依次是普通教室、计算机室、实验室、图书室和其他,普通教室和计算机室的建设力度较大。

在学生生活用房上,投入较大的是厕所(33.2%)、食堂(28.7%)和宿舍(22.3%),次之的是开水房(12.5%)和浴室(3.3%)。

(二)设施设备方面

在教学实验仪器的配备上,选答配置力度很大、较大的教师比率分别为14.1%、48.8%。对于现有教学实验仪器配置能否满足教学所需,45.4%的教师表示不太充足,只能凑合着用。可见,教学实验仪器还需进一步补充。

改薄资金拨付后,基层学校信息化建设力度较大,宽带网络配置较为理想。37.8%的教师表示能满足所有教室使用需要;25.7%的教师表示能满足计算机或多媒体教室使用需要;34.2%的教师表示只能满足教师日常办公需要。66.1%的教师认为政府财政投入极大改善了学校信息化装备,确保了日常教学需要。

53.9%的教师认为生活设备配置有力度。在还需增加的生活设备配置上,教师选答增加采暖、饮水、食堂、宿舍和安保设备的比率分别为28.2%、25.3%、22.3%、18.5%和5.7%。可见,基层学校对采暖、饮水和食堂设备的后续需求更为强烈。

(三)体育场地方面

在操场能否满足学生户外锻炼和日常教学所需上,教师选答完全不能够、不太能够的比率分别为12.4%、34.4%。可见,学校操场急需扩容。

三、“全面改薄”财政投入的总体成效

(一) 学校整体面貌改观较大

随着“全面改薄”工作的推进,64.4%的教师认为“全面改薄”财政投入对学校整体面貌改观较大。

(二)教师认可度和满意度较高

对于近5年来政府投入经费用于学校校舍建设和设施设备购置而言,65.3%的教师均认为政府财政投入有力度。94.0%的教师均认识到了政府财政投入的必要性。而对于近5年来政府财政投入的力度,63.6%的教师对政府财政投入力度表示满意。

四、调研结论与未来规划建议

(一)调研结论

1.“全面改薄”财政投入的资金总量为2480592万元。主要用于土建工程和设施设备采购两大方面,尤以土建工程为主;以中央与省级资金为主的投入带动了地方资金投入;改薄资金更多投向乡镇及以上学校,尤以乡镇初中及中心小学为主。

2.“全面改薄”资金投入运作规范,做到了专款专用。在教学及辅助用房上,投入建设力度较大的是普通教室和计算机室,次之的是实验室和图书室。在学生生活用房上,建设力度较大的是厕所、食堂和宿舍,次之的是开水房和浴室。而设备购置主要集中于信息化网络设备和教学实验仪器的配置等。

3.“全面改薄”财政投入的总体成效显著:一是基层学校办学条件有了根本性变化,校舍更加安全,教育信息化水平进一步提升,校园环境更加优越。二是基层学校对“全面改薄”工作的认可度和满意度较高,大多数教师均意识到了政府财政投入的必要性,并对政府财政投入力度表示满意。

(二)未来规划建议

“全面改薄”作为一项系统的民心工程,不可能一蹴而就。各地薄弱学校基数大,发展困境各不相同,需求层次与类型具有差异性,为更好地帮扶薄弱学校发展,还需进一步拓宽改薄资金筹措渠道,扩大改薄资金支持范畴。

1.抓统筹规划,持续推进学校标准化建设。经过5年的“全面改薄”工作,基层学校面貌改观较大,但仍有遗留问题尚未解决,且新的需求又不断涌现。需增加资金投入的针对性和应急性,增强资金分配的层次性和科学性,持续深入推进薄弱学校标准化建设。一方面教育部门应对基层学校现有遗留的建设需求进行归类整理,利用中央和省级资金来确保后续改薄项目资金的稳定投入,如对现有存量校舍的继续改造等;另一方面,地方加大投入,利用地方资金来协调和满足基层学校发展中出现的紧迫性需求。真正急基层学校之所急,既有锦上添花,更强调雪中送炭。

2.聚焦大班额,着力解决城镇大班额学校扩容问题。随着流动人口不断向城区涌入,部分地区“乡村空”“城镇挤”的矛盾仍然存在。为缓解这种结构性矛盾,一方面可通过学区化、集团化办学,优化区域教育生态,办好小规模学校和乡村学校来合理分流学生;另一方面,对于因城镇化引起的城镇刚性教育需求,必须加大城镇学校的扩容力度。根据国务院印发的《关于统筹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》,预计2020年基本消除56人以上大班额。为此,今后财政投入在对村小及教学点继续强调保基本、保安全和保运转的同时,迫切需要聚焦城镇大班额扩容问题,关注城镇学校的可持续发展,统筹配置城镇优质教育资源,重点解决教育用地、教师编制和教育经费等问题。

3.办好寄宿制学校,着重提升农村学校整体办学水平。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《关于全面加强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建设的指导意见》,2020年基本补齐两类学校短板,进一步振兴乡村教育,基本实现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,为农村学生提供公平而有质量的义务教育。农村寄宿制学校因其规模效益高,能满足居住分散的农村人口对优质教育的需求,也能解决数量庞大的农村留守儿童教育问题,还能通过改善农村学校质量,吸引农村学生回流,进而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城镇大规模学校、大规模班级等问题。为此,今后需加大改薄资金对农村寄宿制学校的投入力度,并积极引导社会助学资金协同参与农村寄宿制学校标准化建设工程,不断完善学校在校舍、计算机设备与体育设施等基础设施方面的建设。

4.重文化塑造,大力推进学校内涵发展。从表面特征与发展类型上看,薄弱学校改造有两大类:一是办学条件未达标者,借助政府政策倾斜和资金投入可在短时间内实现标准化改造,即外延式扩展;二是办学质量未达标、综合效益差、增值度低者,只能立足于学校特色文化建设、教育教学质量的提升来摆脱薄弱现状,所需改造时间较长,即内涵式拓展。从改造难度上看,薄弱学校发展中的最大困境是文化的薄弱,而薄弱学校崛起的支点在于文化创建。因此,今后财政投入需关注两个方面:一是继续加大对薄弱学校物质文化创建的资金扶持和政策倾斜,以需求为导向,完成薄弱学校的硬件升级和改造,如图书室、普通教室、厕所、食堂、宿舍等基础设施的保养维修、教学实验仪器的购置补充、计算机设备的更新换代等。二是关注并加大对薄弱学校精神文化培育的支持力度,如学校顶层文化设计、办学理念凝炼、管理制度创新等,使精神文化、制度文化植根于学校物质文化建设之中,共同催生学校师生行为文化的革新。

5.促校际合作,扩大优质教育资源共享力度。推进义务教育资源均衡发展,关键在于公共教育资源的重新配置。集中力量办教育,提高办学的规模效益,今后我国财政投入可考虑重点支持通过集团化办学、学区化办学来改造薄弱学校的举措,对“薄弱学校联动改造行动区”给予更多的资金和设备扶持。实施“薄弱学校联动改造行动区”优惠政策,会激励基层学校采取“名校+弱校”“名校+新校”“弱校+弱校”等方式,以强带弱、以大带小、弱弱联合实施集团化办学或学区化管理,打通学区内教学资源和人力资源,实现区域内教师流动和资源共享,从而进一步扩大优质教育资源的共享力度。注:所有改薄资金投入数据截至2018年11月,均由省改薄办提供。(本文编辑:萧丝)

--> 2020-01-31 7 7 农村新报 content_20105.html 1 均衡视域下湖北义务教育“全面改薄”财政投入现状与研究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