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01月31日

发挥村民在乡村治理中的主角作用

孝南区陡岗镇袁湖村党支部书记 袁少敏

当今,随着城镇化的逐步推进,越来越多的农民走出了农村,走向城市,接受更为广阔思维模式,行为模式,法律意识增强,民主意识更浓。多媒体和信息化运用的快速发展,传播途径和渠道的日益增多,加上农村良好的传统文化不断流失,农村社会的价值观体现也不断发生变化,农村工作遇到了层层下压,层层追责到底的空前压力。多年的农村基层党支部书记工作经历,使我深深地体会到:把群众当作主角,才能更好地搞好乡村治理。

权力下放村塆

村级公益事业,促进了乡村面貌的改变和经济的发展,但村级公益事业在建设过程中总有磕磕碰碰,是引发矛盾纠纷的高发区。既要把群众的实事办好,还要兼顾大多数人的利益,更要做好少数胡搅蛮缠人的工作,唯一的办法就是“群众的事交给群众办”。

从2004年起,袁湖村在开展服务模式中试着成立村党支部领导下的“五老理事会”,并逐渐发展细化为“村务理事会+协会”模式。村务理事会由全村选举的25名老党员、老干部、老教师、老军人和老模范组成。全村6个自然塆分别成立分理事会,总成员50多人,全部义务服务。

村务理事会负责村级事项的决策,具体事项则交由理事会下设的自来水、环境卫生、路灯、矛盾调解、老年互助等专项协会分别管理。这种做法后来被总结为“袁少敏工作法”,做到了“群众的事让群众自己议、自己定、自己办”。如东塆和西塆装上66盏路灯。很多村是村干部把活全部揽下来,或由村两委找一个工程方来做,群众会疑心采购和安装有没有“油水”。而我们让两个塆的群众自己投票,各自在分理事会下成立路灯协会,负责筹钱、拿采购方案、出图纸、组织投工投劳等。我们村干部将任务分解后,只负责监督和按计划给补贴。他们自己在网上购买路灯,自己请塆里电工安装,发动群众自己挖沟破路凿墙。十来天就搞定,不仅仅是价格透明合理,更重要的是他们在筹钱和施工过程中,自觉化解了各种各样的矛盾纠纷,而且还有了长期管理、维护和收费的协会班底。

群众自治培出好村风

袁湖村将“理事会+协会”的成功探索进一步延伸到加强矛盾排查和防控、积极化解中来。

成立了“和事佬协会”,形成以理事会+协会的网格和网络,做到政策宣传、思想工作、矛盾纠纷及时的四早“早宣传、早发现、早排查、早处理”,积极调处矛盾纠纷,防止并妥善处理群众性事件,全力维护社会政治稳定,尽可能把矛盾化解在基层,将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。依法、及时、妥善处理好群众性事件,防止扩大事态。同时理事会和协会还积极倡导社会主义文明新风,弘扬敬老爱幼传统美德,村民形成了健康、文明的生活方式,社会管理的薄弱环节得到加强。

比如村里两户袁姓人家,因其中一户屋旁栽的竹子擅自“越界”发生纠纷,打了起来。和事佬协会的袁志刚、袁旺发急忙赶去调解,达成协议:一方砍掉自家越界的竹子,另一方则支付了医药费。处理村里婆媳不和、农田放水、邻里吵架等鸡毛蒜皮的小事,和事佬协会的22个会员也都是一把好手,我们村的矛盾纠纷一般不出塆,几乎上不出村。

“四个坚持”要做到

坚持群众作主。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。我村在推进民主管理过程中,自始至终体现群众的主体地位,充分调动和发挥群众的主动性和积极性,实行“群众的事群众说了算,群众的事自己办”,让群众在新农村建设和社会管理中唱主角,真正做到民事民议、民事民管。

坚持公开透明。公开透明是一剂良方。我村民主管理的实践表明,只有让群众真正享有知情权、参与权、管理权和监督权,才能增进村干部与群众的信任,架起共同治村、共同发展的“连心桥”,营造出干群合力干事的良好氛围。

坚持健全制度。没有规矩,不成方圆。再好的创新,没有制度作保障,也难以取得实效。我村在推进民主管理过程中,建立健全了民主管理的一系列规章制度,用制度来管人管事,促进村级民主管理步入规范化轨道。

坚持支部领导。党支部是村级组织的领导核心,党员是群众的主心骨。我村推行村级民主管理,始终坚持在党支部的领导、指导下开展工作,积极发挥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,保证民主管理“1+X”模式不偏不倚地健康运行,确保民主管理真正取得实效。(本文编辑:郭海祥)

--> 2020-01-31 7 7 农村新报 content_20123.html 1 发挥村民在乡村治理中的主角作用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