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01月12日

富水湖上的弯月

湖北通山 孔帆升

太阳已落入河岔,村里极静,只见到几个悠闲的老人。我们坐在桂树下吃柿、板栗与桔子,看白鹭戏水,等着炊烟升起。

姐一时措手不及,好一阵忙乱,点燃灶火,去楼上取腊肉,下河剖鱼,到菜园摘南瓜,脚不住手不停。

又来了位大姐,帮着姐做饭菜。我在厨房内外无聊地踱着步,一时竟坐立不安起来。抬头望向河床,远方一轮如钩月不知何时已挂上天边。无比妩媚、沉静、皎洁的这钩月,把我忐忑不安的心安抚了下来,我也就渐渐把给姐添麻烦当享受来看了,且满足同伴对农家生活的好奇心吧。

同伴饶有兴味地欣赏着农家饭食的过程,孩儿般问这问那,姐与那位帮忙的大姐不厌其烦,有问必答,还不时轻轻地笑出声来。我知道,这是为客人殷勤所换得的满足,是尽主人情分的安逸,也是撑弟弟面子的慰藉。

姐的脸上淌着汗,同时绽开了溢出来的笑容。听到姐在身后对人说我像我母亲不爱走动,善良本分,怕给人添麻烦。我想,都活到这个年龄了,还在乎像谁不像谁呢?但凭良心在世上混就是了。只是姐的淳朴、真诚、善良,分外的地道纯粹,像门前这未受污染的河流,生下来是为映现他人之美,成全他人之美的。我不曾学,也学不了。

我是于母亲在世时,听老人家说姐把自己的委屈深藏心底,她顺父母之意把工作机会让给了堂兄,顺父母之命辞了医务与大队职务嫁人,顺夫家之意举家回迁到富河北岸,放弃好田好地村庄,在石头缝里淘食了若干年。

默默地吃着姐亲手做的饭菜,同伴再三请她同桌吃,她却没有上桌趁热喝上一口汤。在我们品味绿色环保饭食时,姐躬着腰剪着桔子、摘着板栗、拣着土鸡蛋,并把它们分装成一个个袋子,让来者每人一份。我已麻木这份情谊,想推却也是枉然,倘若不带走礼物,她是会很生气也很执拗的。

缓缓离开村舍与桔林,好远了,姐还在月下挥手。

回家写了首诗,给我这位从未过过生日的姐:

弯月

多年了,除了文字

我的眼睛寻不到一处

能镀亮自己的地方

昨晚终于发现

富水湖上有弯眉月

很好地安放了我

惶惑已久的目光

想不清这是为什么

却原来是回了趟故乡

看到姐姐发自内心的微笑

--> 2021-01-12 7 7 农村新报 content_76575.html 1 富水湖上的弯月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