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01月12日

吊锅情思

湖北麻城 毕久经

春天上山采花摘果,夏日门前小河摸鱼捉虾,深秋木梓树上采红叶,寒冬围着吊锅喝老米酒。家在鄂东北一个小山村,我的童年生活如诗画般梦幻欢乐。

山村都是单家独户的小院,清一色的瓦房,宽敞明亮,冬暖夏凉,在伙房的临窗边围上一个火塘,四周放上靠背木椅子,足够十多人围坐,梁上拴一个挂钩,挂钩上再吊个吊锅,升降自如,一边烤火,一边煮食物,方便简洁而又暖和。

每到深冬,屋外雪花飞舞、北风肆虐,临近黄昏,远山近树,银装素裹,一派朦胧温馨的意境。架上蔸子火,一家人围在火塘边,熊熊的火焰映红了堂屋,温暖着整个房间,塆前屋后的媳妇大娘们都来凑热闹,围坐在一起做针线,谈古说今,吃着吊锅中的腊肉炸豆腐,喝上两杯胡子酒,幸福开心的笑声溢满了山村。

总记得十五岁那年那个寒冷的腊月八。我在麻四中上高中,那时日子清贫,饭都吃不饱,在学校每天咸菜蒸饭。那天母亲托人带信说家里杀了年猪,让我请假回家去喝晃子汤。放学后,心情急切地踏上归程。十几里的山路健步如飞,不觉得饿和累。翻过天井山就远远望见母亲在村头寒风中眺望的身影。

母亲牵着我的手进入家门,屋内炉火熊熊,温暖明净。等我坐定,母亲盛上一大碗香喷喷的晃子汤,火塘边已温开了一壶滋滋作响的老米酒,倒上一杯,让我边吃边喝。看着我一口气吃完,又添上一碗。

一晃几十年过去,那个情景总浮现在眼前,挥之不去。母亲在家含辛茹苦喂猪种粮食,每天围着那火塘吊锅转,那火塘中燃尽的不仅仅是劳累和繁琐,更多燃起的是让我好好读书,长大成才的希望。

母亲积劳成疾,两次中风,走在一个萧瑟的冬天。而那火塘的温暖,吊锅的情思永远在心头萦回。

--> 2021-01-12 7 7 农村新报 content_76577.html 1 吊锅情思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