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04月30日

宅基地“三权分置”改革试点的钟祥实践

钟祥市石牌镇横店村民居俯瞰。

本刊通讯员 袁丽娜 何志琛

2020年中央1号文件指出,以探索宅基地所有权、资格权、使用权“三权分置”为重点,进一步深化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,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也重申了宅基地“三权分置”的重要性。

宅基地是农民安身立命之本,“三权分置”改革触碰农村利益的最敏感区。作为全省12个试点县市之一,钟祥市对标改革试点工作的要求,在石牌镇横店、客店镇南庄两个试点村探索出宅基地有偿使用制度、宅基地自愿退出机制等具体路径和办法,被省农村农业厅和自然资源厅评为全省试点工作优秀单位,排名第一,为“三权分置”改革试点工作贡献了钟祥智慧。

祖传老宅拆除记

去年冬日的清晨,当整个村庄还笼罩在一片浓雾之中时,68岁的孙大禹老人独自开着拖拉机,冒着大雾来到了老宅。今天,对他来说,是一个重要而又特殊的日子。

“这老宅是祖上传下来的,在我手里改建成砖房,那时候没钱,房子断断续续建了好几年。今天要拆了,这棵橘树我带回去留个念想。”在挖掘机的轰鸣声中,看着老宅瞬间被夷为平地,孙老汉的心里五味杂陈。

“幺爸,你看正房、围林都拆了,这两间偏房不如一起拆了吧?”匆匆赶来的石牌镇横店村党支部书记孙汉林逮着机会,又跟孙老汉做起了思想工作。

眼下,横店村9组只剩下2个还没拆完老宅的农户,孙大禹是其中之一,宣传、开会、劝说、请子女做工作,能想的办法都用了,可孙老汉就是软硬不吃。给出的理由只有一个,跟了他半辈子的一台拖拉机没地方放。不光是他,村里搬进新社区、住进新楼房的农户也有同样的烦恼。为此,横店村开会研究决定,以每户30平方米的标准,在每个村民小组集中建设农机具仓库,解决存放难题。看着大伙都点头同意,支持拆旧工作,几天前,孙老汉终于答应拆掉老宅,但条件是必须保留两间偏房,理由仍然是存放拖拉机。

“幺爸,老宅如果都拆了复垦,您家至少增加4亩地,到时候村里把这些地整体流转给大户种植,您老不费力,坐在家里一年就能挣一千多元钱。”孙汉林苦口婆心地劝说,让孙老汉动了心:“这些地能流转出去吗?”

“只要土地连成片有了规模,便于大型机械耕作,村里就能想办法引进大户来。但是您要先支持我们的工作,同意把偏房拆了。”

“拆吧,我支持!地我早就种不动了,孩子们都有工作,能流转出去我是求之不得。”

又完成一户拆除任务!欣喜之余,孙汉林的心头却依然压着一块大石,“横店村从2020年11月开始拆旧复垦工作,目前已经完成了150多户,还剩下30多户不愿腾退。说实话,前面都是小坡小坎,难啃的‘硬骨头’都在后面,真正的困难其实才开始。但不管有多难,我们也要干下去。否则,怎么向支持我们工作的乡亲们交待?绝不能让老实人吃亏,让狠人多占多得。”

“过去很多农民都觉得宅基地是祖上传下来的,是自己的私有财产,现在通过开展农村宅基地‘三权分置’改革试点工作,横店村老百姓逐步树立了宅基地所有权属于村集体的概念,节约集约用地的政策也深入人心,转变农民思想观念是改革的关键,也是改革得以顺利推进的根本保证。”钟祥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副局长魏兵说。

在农村,宅基地面积普遍都很大,拿横店村来说,209户入住新社区的村民将老宅基地腾退复垦后,可新增耕地约800亩,全村耕地面积将增加15%,盘活利用农村宅基地对于唤醒大量“沉睡”的农村土地资产,提高节约集约用地水平,推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具有重要意义。

“再困难,这两万块钱也该交!”

“红薯都卖完了,儿子自己开车拉到武汉去卖,一斤2块3,今年的行情真不错。”站在自家空荡荡的简易地窑里,64岁的孙汉清满是褶皱的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,“儿子最近又流转了50亩地,明年准备大干一场。这不,快过年了,儿子还天天在外面跑贷款。”

2019年,老实本分的孙汉清,在乡亲们诧异的目光中,为支持儿子返乡创业,将20亩耕地全部改种了红薯,成为全村第一个红薯种植大户。

不久前,让大伙更意想不到的是,眼下手头正紧的孙汉清第一个向村里上交了老宅有偿使用费两万元。两万块,对孙汉清来说不是小数目,为此,他给老伴做了好几天的思想工作。“拿这钱,我心疼地就像刀割一样。”孙汉清坦率地说,“搬了新家后,老房子本来也没啥用,可是种红薯没地窖不行,为了这口地窖,我才留下老宅。‘一户一宅’是国家政策,不想拆老宅就要有偿使用,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”

有偿使用费怎么收?横店村公开选举成立宅基地管理村民理事会,制定有偿使用方案,每户统一按两万元收取,期限为十年。有了第一个,就不愁后来者。短短半个月间,横店村有24户村民主动上交有偿使用费,最多的一天交了7户,还有在外务工的村民特地打来电话,表示过年回家就来交钱。

如何把有限的资金花在刀刃上?村党支部书记孙汉林也早有打算,“横店村今后要发展乡村旅游,我们花1万多块钱买下了农民诗人余秀华的旧居,重新打造成景点,不少游客慕名前来参观。村里还有几处别具特色的老宅子,我们计划买下来,改造成民宿出租,既能增加集体收入,美化村庄环境,还能引导带动村民共同发展。”

地处山区的客店镇南庄村按照“分类型、划区段”的办法制定阶梯式有偿使用标准,对农户宅基地超面积部分每年收取有偿使用费,经过村民集体讨论同意,将收取的有偿使用费为全体村民购买了保险。“我们南庄村收取的有偿使用费是17000余元,本着取之于民、用之于民的思路,我们为每户村民购买了社会治安保险100元,即体现了公平公正,也让村民有了获得感。”南庄村党支部书记郭丁山说,“利用我们南庄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的品牌,大家在盘活自己闲置房屋上动起了脑筋,现在有11户村民办起了农家乐,1户经营超市,村里也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开办了民宿,还有1户村民与村集体签订了闲置宅基地流转委托协议。过去闲置的资源现在变成了生财的资产,乡亲们的日子越过越红火!”

作为我国法定的宅基地根本制度,“一户一宅”的意义在于:延续宅基地分配公平优先原则的同时,遏制宅基地无序扩张和乱占滥用耕地的行为。但是,实践中因继承、买卖、与户籍管理制度的衔接等原因,确实存在“一户多宅”的现象,实施“三权分置”就是要通过改革的手段规范宅基地的使用,体现住房制度的公平性,让更多人的合法权益得到保障。

一本盼了15年的产权证

“昨天厂里才放假,我刚从镇上买了肉回来,准备腌点腊货,安安心心在家过个好年!”春节前,忙着腌肉的周华是横店村为数不多的外来户。

2006年,因为老家要兴建水电站,周华一家从十堰竹溪来到了横店村,虽然买了房和地,但一直没有办理落户手续。

2020年9月,钟祥市农村宅基地“三权分置”改革试点工作专班入驻横店村后,指导该村成立宅基地资格权认定小组,以人户结合的方式,认定具有宅基地资格权的农户共计370户1391人,占总户数的96%。而像周华这样户口不在本村的外来户原则上不应享受宅基地资格权。

“考虑到周华一家长期在本村生活,享有土地确权证,在其他集体经济组织又没有宅基地。我们认定小组经过民主评议,通过理事会集体认定,名单公示,村民没有异议后,认定了她家的宅基地资格权,让她能安心地在横店生活。”村党支部书记孙汉林说,“我们村还有15户没有认定资格,其中3户是外地户口,12户是因为将宅基地转让后搬到镇上居住,不符合条件。”

“开始很担心资格权认定不了,这下放了心,村里正在给我们办不动产权证,总算圆了我这么多年的心愿。” 周华满怀期待地说,“我打算明年就把户口迁到横店,真正在这里扎下根。”

截至目前,横店、南庄两个试点村共发放“房地一体”不动产权利证书273本,解决了宅基地缺少权属来源的历史遗留问题。

“资格权的认定是“三权分置”改革开展的首要工作,我们探索制定了《石牌镇横店村宅基地资格权认定管理方案》,是改革试点工作的一项重要成果。对农民获取宅基地的资格进行确认和保障,将极大地激发农民支持改革、参与改革的积极性,让农民在改革中更加踏实,解除后顾之忧,提高广大群众的改革获得感。”魏兵说。

--> 2021-04-30 7 7 农村新报 content_96080.html 1 宅基地“三权分置”改革试点的钟祥实践 /enpproperty-->